老金的小兒子已經基本痊愈 老金供圖
  所有的搶救措施,醫生都用盡了。看著渾身發黑、奄奄一息的兒子,老金無限為難。兒子只有兩個月大,烏溜溜的眼珠閃著光亮,像是在說,“爸爸,救救我。”
  老金和妻子下定決心,一定要治下去,哪怕山窮水盡。
  在首爾治療兩年,小家伙的腿基本痊愈了。小家伙已經學會了說話,中文和韓語都說得很流利。
  這兩年,老金努力賺錢,給兒子治病、還債、養家。“生下他,就對他負責,無論什麼代價。”老金說。
  2014年8月9號,新的一個療程開始,長春飛往首爾。看著兒子蹣跚在機場的長廊里,不要抱抱,不用牽手,老金髮了個朋友圈,“兒子的人生開始了,一切都要學會獨立堅強。”
  病情發展

  剛出生時,腿上有一塊紅記
  老金今年49歲,朝鮮族,曾經是一名軍人,轉業後自己做起了生意。
  近幾年,他在長春市綠園區開了一家時尚酒店。2010年,他認識了現在的妻子。
  妻子也是朝鮮族,能說一口流利的朝語。婚後一年,媳婦為老金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  2012年,龍年,兩人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了,那是一個特別的日子,9月18號。小家伙虎頭虎腦,薄薄的單眼皮,像極了老金。連媳婦都說,大兒子像自己,小兒子像爸爸。
  仔細端詳這個小家伙,怎麼看都看不夠。在寶寶右腿上,老金髮現了一塊紅印記,“就像胎記一樣,周圍的皮膚還紅紅的。”
  醫生說,因為是剖腹產,孩子腿上的紅記可能是在被取出時發生的拉傷,建議觀察三五天。
  幾天過後,小家伙腿上的紅記並沒有消退,但其他一切正常,家人也沒有把那塊紅記放在心上,權當是一塊胎記了。
  不到一個月,右腿腫成大人小腿粗
  半個月後,小家伙右腿上的紅記漸漸變成了紫色,越來越大,孩子哭得也越來越頻繁。老金輕輕摸著孩子的腿,“腫得發硬。”
  意識到苗頭不對,他和妻子抱著還未滿月的寶寶四處求醫。因為孩子太小,醫生們都不敢輕易收治。“沒見過這樣的,不好確定是什麼問題。”
  寶寶的腿還在一天天變腫變粗。一位醫生看了之後說,“這可能是血管瘤的一種,這麼小的患兒從來沒見過,醫院也無能為力。”
  老金抱著寶寶花高價掛了專家號,排了一上午隊,結果“專家”問他:孩子生的是什麼病?怎麼得的?
  “我要是知道,我幹嗎還來找你呢?”老金抱著孩子奪門而出。
  還有一些治療方案,讓老金不敢想象後果。“要手術,還要涉及到植皮治療,可能面臨截肢。”老金說,孩子還這麼小,怎麼能失去一條腿呢?
  不到一個月,小家伙的右腿腫成了成人小腿一樣粗,紫黑紫黑的。
  輾轉各大醫院 病急亂投醫
  “北京的各大醫院走了一遍,醫生同樣束手無策。”夫妻倆看到孩子的痛苦,“一刻都等不了。”
  在網上,他找到一家醫院,說是可以治療與兒子相似的病情。“5天包治。”老金和妻子幾乎到了病急亂投醫的狀態,決定去試試。
  醫院在北京的郊區,一棟二層小樓。看到滿牆上都掛著廣告後,老金的心涼了半截。但他仍不願放棄這個機會,還是要試一試。
  抽血、化驗、打針。老金問醫生打的是什麼,對方說“保密”。孩子的病情一直未確診,可各項治療一樣沒落。不到4天,醫葯費花了10多萬元。
  寶寶疼得每天哭,腿一點也不見好。老金質問醫院,為什麼遲遲不確診,治療還一直推進。
  對方說了句,“這病,我們治不了了。”
  跨國求醫

  飛到韓國時孩子已奄奄一息
  在網上,老金髮現美國和韓國的醫院,治療過跟兒子類似的病例。治療成功的案例報道,讓老金重拾信心。
  韓國近,語言也通。跟醫院溝通好,2012年11月份,夫妻倆抱著不足兩個月大的兒子,登上了飛往韓國的班機。此時寶寶的腿腫得又黑又亮,“一碰就像能出水。”老金說。
  從長春到首爾,坐飛機約兩個小時。孩子在飛機上又哭又鬧,但到了後半程,孩子不怎麼哭了,這讓老金很害怕。
  飛機即將降落前,“孩子渾身發紫,怎麼叫都沒有反應,昏死了過去。”
  跟韓國的醫院聯繫好,救護車在機場待命。飛機降落在仁川國際機場,寶寶已奄奄一息。救護車拉著一家人直奔醫院,孩子被直接送進急診室。
  老金緊緊地握著妻子的手,兩人對看了一眼,又看看陌生的醫院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  打了一個半月針 孩子的腿正常了
  接下來的兩天,老金像過了一個世紀。
  搶救了一天多,重症監護室里的兒子已經處於休克狀態,全身紫黑。醫生說,所有的搶救措施都用盡了,就看孩子自己能不能挺過這一關了。
  來首爾前,老金準備了30萬人民幣,幾乎一天就花得所剩無幾。看著奄奄一息的兒子,老金內心充滿矛盾。“這麼治下去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,也許放棄對他是一種解脫。”
  那是兒子進入重症監護病房的第二天,老金守在一旁,小家伙竟然睜開了烏黑的眼睛。“那小子渾身插著管子,眼睛看著我滴溜轉。”老金說,他這輩子都忘不了那眼睛,像是在說,“爸爸,救救我。”
  他和妻子下定決心,一定要治下去,哪怕山窮水盡。幸運的是,寶寶挺過了急救,接下來開始進行腿部治療。
  對於孩子病情,韓國專家進行了會診,最終確診為“血管畸形腫瘤”。韓國專家說,像老金孩子這麼嚴重的,全世界的孩子只有五六例。
  因為孩子小,醫生沒有採用手術方案,而是選用藥物治療。藥物治療持續了一周,孩子的病情仍沒有改善。專家們再次會診,加大了一些藥量,孩子的腿竟奇跡般地消腫了。
  堅持打了一個半月針,寶寶的腿恢復到了正常的模樣。“左右腿一樣粗了!”眼前的效果,讓老金和妻子不敢想象。
  花光了400多萬 他甚至為醫療費去了賭場
  孩子的病情有所改善,可每天的治療費,就要人民幣近5萬元。他委托朋友把他的時尚酒店出兌了。“因為著急用錢,400萬我就兌出去了。”
  但即便這樣,他還有欠醫院治療費17萬元長達半個月的時候。妻子在醫院照顧兒子,他則是長春首爾兩地跑,籌集醫葯費。家裡的哥哥弟弟都挺仗義,“還差多少錢,儘管開口。”可經常借錢,都是大數目,讓老金實在難開口。
  醫療費交不出,怎麼來錢快?他想到了賭博。給妻子留了一些錢,保證平時的生活。“趁她睡覺,我就把錢拿走了,然後去賭。有時候會贏點,一興奮想翻盤,把本金和贏的錢全部下註,結果都輸了。”這樣的場景,老金經歷不止一兩次。妻子知道他去賭,也沒有辦法。只是看他回到醫院後,哭著說,“你到是留點吃飯的錢啊……”老金低著頭轉身出門,淚流滿面。
  在最難的時候,還是親戚朋友幫他挺了過來。“好在孩子的病治好了,但賭博真是不可靠的。”老金說。
  新文化記者 段超
編輯:SN123
創作者介紹

高級傢俱

pt67ptmg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