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周鵬程的詩,有一種感同身受在一遍遍抽竹北買房打著我,總覺得他與自己相似,既是居住在這座城巿的鄉下人,又是根系鄉下又逃離了鄉下的城市人,他的腳步和生命、文字和花朵,總在城市和鄉村之間穿行,他的愛和怨、喜和憂、疼痛與堅韌,總在一座城市和一個地名的高度上手輓手,心連心,沉重而艱辛地呼吸。
  這個從大巴山的皺摺中走出來的孩子,這個用苞谷、土豆和紅苕坨坨養壯了體魄的孩子,這個用大學語文和哲學課本喂肥了思想和才情的孩子,他的根,是從巴山上長出來的,他的血,是從巴河水中流出來竹北買房的,所以在這座五彩繽紛的迷霧城,他總是踮起腳尖,仰望一個地名的高度。
  在周鵬程看來,這個在他的記憶里不斷出現和不斷疊加的地名,“它高過春天的第一場風,高過愛情,高過思想最高的那根銀髮”,他說,“桃花是簇擁的孩子,奔跑在春天的田野上,一個動作,一個微笑,讓我記起了故鄉”,他看見他的故鄉“在苦澀的酒里風化\風化的還有最後盛開的桃花……在這個地名的字典里寫著許多可愛老鄉的名字\遊蕩在外的,被風浪推回來的,被潮流呑噬了軀體的……”還寫著垂長的稻田,寫著在泥土裡呼吸的親人,游子的心裡時不時產生一種恐懼,擔心會失記憶體模組去這塊陣地,因為在這個顧慮產生之前,他已經被賣給了遠方,遠方在那裡遠著,它的名字再響亮再迷人,也要低過故鄉,低過故鄉最低的河流———這個地方,它叫通江。
  作為通江的兒子,故鄉的麻石鎮和瓦尖山,故鄉的快樂與辛酸,無不深深地烙在周鵬程的靈魂里。一首《隨身碟年關》,寫出了作者對故鄉無限的抵達與思念:“我煅燃,以熊熊烈火跨越殘冬\我看不見雨,聽不見風,卻抓住了最後一場雪\風是存在的,雨是存在的,只有雪在枯樹的末枝融化\我以火熱的視聽回到故鄉\在年關時節,一個朋友的母親告老\一些新聞,一些往事,一些場景\交換了意想絢麗的行程\我悲哀地遙望山岡\一些散落的松子,在年關紛紛回家\那些沒有被磁鐵吸回的可憐的幽靈\是否也在準備起程”。
  詩人對他對家鄉的熱愛刻骨銘心:……通江,你珍藏了我的童年,揭開了追夢的心\……通江,我這樣執著愛你\是因為我的身體里流著你吃苦、朴實、感恩的血液\……當諾水河裡的水不再mSATA流轉\當瓦尖山頂的白雲不再飄逸\通江,我依然愛你(《通江,我依然愛你》)。
  你看,這就是周鵬程,一個闊別家鄉20年的游子,一個在異鄉把生活經營得風生水起的游子,那種對故鄉日日夜夜的念叨,那種把故鄉的一山一水和一草一木都鑲進肋骨、植入生命的熱戀,委實讓人動情,讓人在感同身受里唏噓不已。
  周鵬程生活的城市,是一座如火如荼的城市,房蓋得如火如荼,路修得如火如荼,橋建得如火如荼。在這個城市,有周鵬程火紅的事業、溫暖的家庭、賢惠的妻子和可愛的兒女,周鵬程在城市的掌紋中徜徉,從詩心裡洋溢出城市的萬種風情與巿井萬象:“從此,我把生交給你,連同老婆和子孫\這樣重大的交易你能否讓我安寧\我放慢腳步,在這裡度餘生\在你的心臟劃割一點點土壤\我種植愛,讓我的未來燃燒\我敲打沉睡的文字,複活寫詩的人”(《與楊家坪有關》)。“這段距離,我重覆了多少時光\上班的車廂里,裝著希望\我聽見許多人的心跳,那麼激蕩,那麼匆忙\時間那樣短暫,歌聲卻那樣悠長\我聽不清歌詞,但我看見了它奔跑的方向”(《輕軌上的風景》)。“在九龍廣場,我遇見一個打傘的女人\她懷裡的孩子保持沉默\是她愛情的創傷\她的腳步沉重,仿佛行走在回家的路上\雨正落著,落在秋天的九龍廣場\縫隙里剩下一隻手,在說,我老公跑了”(《雨落在九龍廣場》)。
  城巿的輝煌和富有,有打工者的智慧和汗水,有打工者的成績和功勞。我們毎一位住高樓大廈的人,毎一位開奔馳寶馬的人,毎一位站在城市的高處欣賞城市風光的人,你有沒有用心想過,對於那些把這座城巿的高樓壘了一層層,把這座城市的牆壁刷了一遍遍的人,有幾平方米的高樓是他們的?有幾輛在柏油路上飛跑的轎車是他們的?所以,周鵬程要用他美麗的詩行歌唱我們的農民工:“……高樓、地鐵、大橋\用有力的手巧奪天工的手\構築城市的標記\保姆、清潔工、送水工\用忍耐的心海納百川的心\雕刻城市的榮光\……懷抱寵物逍遙於巿井的城市主人\手握方向盤腳踏發動機的城市主人\刮目相看\他們包容地會心一笑\化解無數對城市過客的誤會……”(《民工》)。這是詩人的悲憫情懷。
  周鵬程的詩行,為什麼總在城市和鄉村之間行走和游弋,總帶你去大城的阡陌縱橫和大山的明月清風間凝重地呼吸,除了身世、職業和人生際遇之外,與詩人豐富的內心世界不無關係,我們總能在他對親情、友情、愛情的敘述中領略那深深的人文情懷,許多生動、細膩、多情、迷茫而憂傷的文字,堪稱語言的花朵、情感的果實。
  在這之前,周鵬程已出版過一部詩集———《花開的聲音》,那是詩人大愛無疆的情感記錄和內心深處的生命詠唱。我要說的是,那花開的聲音,還開在今天的迷霧城,開成了《春天的第一滴眼淚》:“等來了三月,聆聽花開的聲音\順江而下,陽光覆蓋一尊尊麗影\你的思想在解凍,排成一字在飛\春天經不起一杯酒的折騰\含香的第一滴眼淚為誰而流\春天要把這思念留給母親\天藍海闊,春天讓人驚訝\春天的第一滴眼淚為誰而流\春天感恩老婆,她默默堅守\從冬季到春暖花開\春天牽掛他的女兒,她那樣乖巧\在風浪中成長\春天的第一滴眼淚是綠的\是母親墳上的青草\春天的第一滴眼淚是白的\是活蹦亂跳的小白兔飛翔的羽毛\春天的第一滴眼淚是萬紫千紅的色彩\是女兒朝氣蓬勃的青春年華”。
  詩人的愛是濃烈而廣闊的,愛家鄉,愛城市;愛山水,愛田園;愛蜜蜂,愛小草;愛文學,愛詩歌;愛人,愛生活……當5.12的悲愴歇斯底裡地襲來,周鵬程寫了《天堂的歡笑與人間的悲憫》,他和他的詩歌一起垂首,呼喚著親人的名字,呼喚著叫得出和叫不出的名字,向著汶川的方向默哀,他說:“如果有一條路通向天堂\我將日夜兼程,用鎮上馱糧的馬車載走人間的悲憫\”。
  周鵬程的詩,還能在淡淡的憂思中,給人一種寬廣的瞭望和追夢的期冀,當寒潮解凍,新春來臨,他手握風箏,沐浴花香,用他的詩歌引導著我們,和他一道尋找生活的美麗和花開的聲音,周鵬程寫道:
  從明天起,我將和你永遠在一起
  在春天,尋找花開的聲音
  從明天起,與所有的朋友都保持聯繫
  用短信告訴他們
  十個海子複活的命運
  那些花告訴我們的
  我又將告訴所有的人
  給每個詩人每個愛詩的人
  寄一本花開的聲音
  連不喜歡我的人,我也為你祝福
  願你有一個好的開始
  網上的陌生人,都加為好友
  祝願你有一個好前程
  我只願在春天,尋找花開的聲音
  (《在春天,尋找花開的聲音》)
  這就是周鵬程,從巍巍大山走出來的周鵬程,從鼓與呼的媒體生涯中走出來的周鵬程,從生活的美麗和辛酸中走出來的周鵬程,他的情,他的愛,他的苦,他的淚,他的堅韌與執著,他的腳步與靈魂,都在站立的城市和廣袤的鄉村間一往深情地行走和呼吸……我期待周鵬程在這種行走中呼吸中躬身耕耘,努力跋涉,用他的勤奮和才情,種出更多茁壯的莊稼,開出更多絢麗的花朵,結出更多飽滿的果實。(作者系重慶市作家協會黨組書記)  (原標題:在城市和鄉村間呼吸)
創作者介紹

高級傢俱

pt67ptmg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