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玉,插畫師,畢業於西安美術學院國畫系,現生活於北京,從事產品設計、圖畫書創作、插畫創作。繪本《荷花回來了》獲2008年度“中國最美的書”,並參加2009年德國萊比錫“世界最美的書”評選,原創繪本《悟空,乖!》獲2013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“國際原創圖畫書獎”。參加“中國80後群展”、“大聲展”等展覽,2009年舉辦“悟空-乖”個展。《愛》內文插圖《悟空,乖!》封面及內文插圖《悟空,乖!》封面及內文插圖《悟空,乖!》封面及內文插圖
  【編者按】
  插畫的歷史起始於唐代,盛行明清,《西廂記》就有不同刻本的插圖十種以上。古書中的插畫源自中國自古以來的“詩畫同源”傳統。而在世界範圍內,書籍插畫早在文藝復興前的手抄本書籍中就已初現。現代出版物中,插畫的使用,可為鉛字註入有形的意象,也可為個中之意的註解與延展。
  本輯列傳,我們將關註書籍插畫師,通過他們的創意、堅持與探索,領悟畫筆中呈現的那一個世界。
  童話與現實
  我覺得現實中沒有過於理想的愛,這樣的愛只能通過書本來表達。小孩看到王子公主的故事,心裡會有憧憬,會有幸福的萌芽。我小時候也是這樣。但是,不能強硬地給孩子講什麼根本沒有王子公主,只能引導,說你慢慢長大就會明白,其實王子並不存在。小孩可能會想,我或許會遇到呢?不能扼殺,不用過早成熟,小孩有小孩的歡樂。
  ——馬玉
  提著一包自己的作品,馬玉走進咖啡館。那天下午,世界杯臨近尾聲,阿、德冠軍之戰將在幾個小時後打響。
  因為凌晨看球,我心思飄渺,卻沒有影響和馬玉聊天。三個多小時過去了,在往回走的路上,腦海裡只剩下馬玉強調的兩個詞語:“愛的傳遞”、“自然而然”。馬玉喜愛動物,常喂養流浪貓,從事插畫創作多年,愛從內心生髮,又用畫作傳遞出來,可以說,這兩個詞語,正是馬玉生活、創作的關鍵詞。
  繪本處女作獲“中國最美的書”獎
  2008年,中國的奧運之年,空氣質量大好。這一年,馬玉創作了她的繪本處女作《荷花回來了》,是一部保留城市美好記憶、散髮環保氣息的作品。“用繪本更容易傳達環保的理念,孩子們大多從書上、電視上獲得這些,而不是來自家長。”
  在創作之前,馬玉畫了一幅木板畫“一群孩子在河邊玩耍”。作家熊亮看了後,兩人決定合作。故事很快被創作出來:人們生活在一個荷花四處綻放的城市,可是,隨著城市的開發、建設,荷花越來越少,只有樓房高聳,工地噪音轟鳴。有一天,暴雨淹沒了城市,卻帶來了無數的荷花,孩子們為此激動不已。在這座水上城市,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,孩子在荷葉上玩耍,荷花又回來了,“和過去一樣”。
  從一家畫具店定製了十多塊木板後,開始畫這個故事。馬玉用隔夜茶和配好的底色先刷三遍,使木板的顏色更深,幹了之後再上色、創作。“用木板畫,很有質感,水的表現力更強,水紋是自然而然暈染出來的,不是故意製造的效果。”
  她還去工地現場觀察,拍攝了很多照片,其中一幅畫上寫著“保護環境共建美好家園”,即是現實中的標語。在馬玉看來,這是一部喻世的作品。“一旦有城市,就少不了污染。但是,在繪本中,水淹沒城市後,人們的焦慮反而沒了,一下子豁然開朗,心思放開,更在意這個城市的美好。”馬玉說。與此同時,她更想表達“愛的傳遞”,孩子們讀了繪本,會更愛地球,把世界維繫得更好。
  這本書,獲得2008年度“中國最美的書”,並參加2009年德國萊比錫“世界最美的書”評選。
  “悟空”最符合中國原創繪本要求
  2008年前後,在大量引介西方繪本之後,讀者對中國原創繪本的需求開始變得強烈,原創繪本不斷涌現。也是在這一時期,馬玉創作了繪本《悟空,乖!》。
  《悟空,乖!》中的悟空安靜而憂郁,因為本領大,他被孤立,到月亮上,悟空遇見了兔子,很羡慕她的生活,最終一咬牙用金箍棒換回了一大包“乖”。可是,悟空變乖之後,很膽小,不堪一擊,屢被欺負,獲得金箍棒的兔子卻轉換成悟空的角色,開始欺負同學,欺負人便要遭到懲罰。最後,經過商量,悟空和兔子的角色又轉換過來。這是一個“保持真實的自我”的故事。
  馬玉喜歡畫悟空,可追溯至她的童年時光。幼時,她酷愛看《西游記》電視劇,清楚記得其中很多細節,對悟空尤其著迷,她心裡有一個英雄夢,甚至“挺想成為孫悟空”。在她看來,悟空是一個矛盾體,看起來強大無比,卻不能與人融合,壓抑著自我。“我把城市裡的每一個人想象成悟空的角色,把他作為一個社會形象來剖析,很恰當”,如此一來,悟空腳踏祥雲,“自然而然地”來到馬玉的筆端,成為繪本的主角。
  孫悟空的形象,在國外的業內人士看來,是最符合中國繪本原創要求的一個形象。故事作者向華寫道:“每個中國孩子都能在身邊或者自身找到小悟空的影子——哦,按照馬玉爸爸的說法,連外國孩子也能找到——這種獨特性和普適性的結合非常打動人……”。因而,這本書得到了中外讀者的喜愛。
  數年過去,中國原創繪本變多,在馬玉看來,仍然處於萌芽狀態。“很少有能代表中國原創的繪本出現在國際書展上,什麼原因?模仿太多,創造力較弱。”馬玉認為,歐美、日本的繪本,都帶有自己的民族文化內蘊,“我們也應該這樣,要著重創作自己的繪本,我就想把《哪吒鬧海》再畫一遍,這能代表中國力量”。
  談完插畫,話題轉向了星座學。又聊了一會兒,我們走出咖啡館。門外,一排白色裸體雕塑“坐”在地上,戴著防毒面具,眼睛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。此時,天色慢慢暗淡下來。 □新京報記者 吳亞順
  【同題問答】
  -你認為最完美的快樂是怎樣的?
  -跟家人在一起,包括我的貓小王子。
  -你最希望擁有哪種才華?
  -音樂,我缺少這一部分。
  -你最恐懼的是什麼?
  -跟親人分離吧,每個人都害怕孤獨。
  -你最喜歡的一個詞是什麼?
  -謙遜。
  -你最喜歡的一本書是什麼?
  -《時間旅行者的妻子》
  -你最喜歡的作家是誰?
  -很多,約瑟夫·魯德亞德·吉卜林,觀察入微、想象獨特;瑪格麗特·杜拉斯,優美而神秘;王朔,對白通俗化充滿活力,語言直接犀利。
  -你最看重朋友的什麼特點?
  -溫暖。
  -你最討厭別人的什麼特點?
  -猜疑,太小人。
  -你最珍惜的財產是?
  -如果發生火災,我只要書和我的貓“小王子”,其他都可以不要。
  -你最喜歡的職業是?
  -還是畫畫,或者音樂、畫畫兼得。  (原標題:馬玉 自然而然地寫,自然而然地畫)
創作者介紹

高級傢俱

pt67ptmg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